花行八千里

  入夏,一片綠意間,打碗花,是的,就是打碗花,我們方言里的花兒,隱約的白或微微的紅,一片一片或星星點點,散在山坡上、草地間、林子里,東一團西一簇,或擠擠挨挨或孑然獨立。兩拃長的莖稈,托著火柴頭一樣的紅骨朵,美得簡單。

  性子急的已盛開,粉白一片,挑著淡淡的花香,自成一景。

  伴隨著打碗花搖曳的淺淡之美,釋放的清淺之意,便也不顧兒時被大人反復的叮嚀,開始喜歡打碗花鋪陳的美。

  天藍,云白。藍與白都很有深度,迎合著鷹的展翅,高遠,深邃。

  敞開的山野,草坡里鋪展的打碗花。打骨朵兒的頂著紅色,盛開的則搖曳著一襲的白,前后左右都是,宛如一瓢潑出去的水,四散開的水滴開的花朵,稠密又稀疏。一瓢又一瓢,十萬瓢之后,十萬叢的打碗花被撒滿山坡。

  面對那樣的山坡自是難免驚喜,雖自小熟悉打碗花,可是在一個初夏的清晨,在一個山坡上,被打碗花詩化的美突然感動,也被打碗花的紛繁感動。

  感動是個微妙的詞匯,此時的感動在手機的微距特寫,對打碗花的遠近捕捉里,我或蹲或爬,定格著打碗花的唯美,也把風過山坡打碗花頷首的瞬間逐一記錄在相冊。

  同時,我的感動山坡的感動也被一一記錄。

  突然想讓密密匝匝的簇擁驚艷感動,便閉眼,深呼吸,讓淡淡的香味沁入肺腑。這么多年,初次感知打碗花還有淡淡的香味,歡喜隨之而至。

  綠野之上,一簇簇一叢叢的打碗花,鮮嫩著陽光和風。坐著,或發呆或梳理心事或遠眺,那刻猶如陶翁,悠然自得,一切平靜的安然。

  信手摘了一朵,只是一朵,聞聞,而后別在耳邊,雙手托腮而坐。看景,聽風。忽然,鳥鳴啁啁,清脆悅耳,大概是銅鈴鳥。我側耳細聽,找尋清脆聲無果,又穿過幾處草叢,側坐,斜躺,仰望。

  陽光瀉下來,對我溫柔以待,我愈加喜歡,讓肌膚讓心情讓靈魂裸露在晴空之下,裸露在藍天白云之下綠草打碗花之上。

  傾訴,呢喃,娓娓道來的花語,于我溫暖。不覺間,時間與風奔跑著溜過,依然不想離開,特意奔赴的拜謁,怎會如此草草結束呢?

  斜眼望去,打碗花在山坡上猶如鑲在綠波上的星星,密密麻麻。風過,搖搖晃晃的微紅托舉的白,又似一顆顆玻璃彈珠,浮在草波,晶亮晶亮,美得樸素,美得自然,美得純真。

  靜坐,與山野的風,與山野的花草,與絲綢一樣飄動的柔軟,神靈之上,所有的不潔都變得圣潔。

  如果對人世間的滴水都這般的至愛,那么折射的不僅僅是陽光,還有大愛。

  我沉湎美好,便頭枕雙臂,無所顧忌地躺在草地上,嘴角無冰草可銜,順了一些叫甜蜜蜜的花兒,噙在嘴里,年少的感覺便漫過來,覆蓋了我。

  童年的山野里,感覺最得勢的是打碗花,因為無人問津,散漫又急促地四散著。起初是巴掌大的地方,第二年是一片,不出幾年,就成一大片,隨處而見。花開了,除了風雨陽光、蜜蜂和蝴蝶,除了我,似乎再無打擾。我性子急,一根一根地摘嫌麻煩,索性一把一把地扽,也不害怕被扽斷的花莖里流出奶汁一樣的白色漿汁把手弄得黏糊,只是可心地把扽的花兒一部分編成花環戴在頭上,一部分攥在手里隨意玩耍。花朵走一路撒一路,臨了所剩無幾,快到家時已全部撒完了。

  打碗花打碗花,依照叫法,就是會把碗打破的花花。只要把打碗花帶回家,哪怕一朵,碗和碟子都會被打破,再機靈的媳婦,因為打碗花而灶房里會冒出嘭的聲響,不用問,不是碗破了就是碟子成幾瓣了。

  說來也怪,越是大人們禁止不讓做的事,我們越會心心念念地記掛,直到嘗試了大人們的巴掌或是呵斥之后,才會變得聽話。

  姥姥不許我把打碗花帶回家,不光是我,村里所有的孩子都被警告不許把打碗花帶回家,說只要把打碗花拿回家,家里的碗會被打破。還說打碗花有毒,千萬不能吃。我是每次都答應得痛快,因為我不會傻到要吃打碗花,至多也是掐了編花環玩。

  盡管我答應了姥姥不把打碗花帶回家,但是還是在褲兜里塞了幾朵偷偷地帶回,等著看家里的碗是如何自個碎裂或是好端端的就破了。我眼巴巴地等了兩天,灶房案板上的碗一點動靜都沒有,既沒有咔嚓的碎裂聲,也沒有掉地,我一遍遍往灶房跑,一次次地坐在灶房門前,最后很失望地扔了已經在褲兜里發蔫的打碗花。

  因此,后來姥姥再次叮囑我時,我會據理力爭,說把打碗花帶回家碗會破是瞎說。姥姥說是她的太奶奶告訴她的,反正老人們都那樣說,我還不依不饒,繼續說那樣的說法沒有理由,都是瞎編的。

  面對我的步步緊逼,姥姥先是皺皺眉頭,似乎有些不悅,后來見我的得意樣,就瞪著我說我再犟嘴小心些。我見識過姥姥收拾表哥的場面,也領教過姥姥給我梳頭的厲害,所以我沒敢以打碗花挑釁姥姥,無趣地笑笑,連跑帶跳地出了院子。

  村外的林子里,打碗花一團團開的比山坡上的嬌艷,花頭也大,莖稈自然粗一點。我有些可憐打碗花,因為有毒,那么好看的花花,牛羊不食,就像蕨菜一樣備受冷落。蕨菜還好,起碼是餐桌上綠色食品,而打碗花不知是大自然給誰的定情物,除了我們孩子們喜歡而既掐又扽之外,誰也不會去青睞。

  后來,姥姥發現了我又在褲兜里藏了打碗花的事,說我太犟,沒有吃虧就不聽大人的話,說我萬一中毒了,怎么給我爸媽交代。我一聽,真害怕了,喜歡也減了幾分,趕緊把蔫不拉幾的打碗花扔到炕洞里,要不然我萬一真的死了,多么可怕啊,我是城里人,怎么可以死在農村呢?那樣害怕并有了擔憂之后,再也不敢碰打碗花了。

  青春年少時,早已離開村莊多年,打碗花成為回憶村外山坡和樹林的藥引子。有時替打碗花感到委屈,雖然開花,卻不如不開花的冰草。冰草嫩綠時,牛羊還尚可青睞一番,但是打碗花沒有絲毫被喜歡過,卻很有耐心地生長,對世人的薄待也不怨恨,嚴冬之后,春風一吹,又生出許多。

  日子在俯首仰臥側身里繽紛,四季在花兒的紛繁里明媚,不勝枚舉的朵朵芬芳搖曳著日子的多彩多姿。打碗花也是花兒陣營里的一員,即使不被喜歡,年復一年,依舊發芽開花,紛繁自我,用心奔跑在高原、山野,奔跑在很多人的記憶里,也奔跑在萬物各自的執念中。

  很想戴一個打碗花編的花環,做一回童年的丫頭,奔跑在村莊奔跑在田野,只是不再像兒時那樣大把大把地扽。

  我的想法簡單又復雜,忽見一個花環躺在眼前,拿了戴在頭上,猶如給我量身定做的一般,大小很合適。

  偏愛是個缺點,也是優點,偏愛也沒有理由不愛。猶如在滿山滿坡怒放的打碗花叢里,讓心情歸于自然,毫無做作,讓靈魂歇息歸位,也是最好不過的。

  我想摘一把帶回家,就一把,多也不要。想插瓶,想讓打碗花在鬧市里給予我安靜。幾分鐘后,我棄了念頭,也取下了花環,看著花環上的花朵還鮮艷著,一聲嘆息囊括了所有。

  戀戀中下山,我刻意曲解,把滿目的打碗花當作絕美之花,蘊含了很多含義之花,比如關愛、比如包容、比如思念、比如靜好的歲月、比如博大的胸懷,還比如甘之南的甘南……

  那年之后,打碗花在我的生活里潛行。

  最近,在網頁上看到一些花兒的照片,有打碗花,依照花色、形狀、模樣,比較一番,發覺我們方言里的打碗花,在山坡林間溪邊生長的打碗花,有個芳名叫——瑞香狼毒。

  我忽然感動給打碗花賦予“瑞香狼毒”之名的人,因為有毒叫狼毒花,又因為可入藥又叫瑞香狼毒。

  瑞香,是一個帶著香氣的女子嗎?我會陷入沉思與揣測,讓有毒歸于無毒,讓一切變得唯美,多好!

  緣于我喜歡花花草草,所以朋友會戲謔我是狗尾巴草。我欣然接受,并沾沾自喜:只要是這世上的生命,成一株狗尾巴草也不錯。

  美好的日子,我愛著花草,也愛著自己,只是本性使然,不會對不喜歡的人或事強顏歡笑或甜言蜜語或阿諛奉承,因而又博得朋友的金玉良言:不聽好言相勸,就是犟,活脫脫是屬驢的人,那些在不聽話的狀態下寫的文字有毒,是帶毒的花朵,是名符其實的屬驢的狼毒花。

  我也不生氣,相反,暗喜,朋友如此了解我,我多么幸運。故以香水有毒之語掩飾我的喜歡。

  我居然是一朵屬驢的狼毒花!細想,友情蘊含的溫暖如狼毒花一樣淡淡地開在山野,開在人情世故,開在人間,也是難能可貴的。

  其實,有毒即無毒,無毒即有毒,總是離不開毒。

  萬物都有毒,也是放毒與解毒的相互糾纏中,簡單與復雜交織的人生之毒,終了無毒的清歡。

  我在心里自語:那么,就做一朵屬驢的瑞香狼毒,永生永世盛開在山野草地林間,只要內心坦坦蕩蕩,只要對別人沒有傷害,即使身懷劇毒也不怕,因為時光可以解毒!

  一朵可以解毒的時光之花,盛開在我的生命里,讓我的文字的人生在有毒與無毒中耀眼,我成絕版的狗尾巴花,成屬驢的狼毒花,也是我的大幸運,更是我的大幸福。


感動 同情 無聊 憤怒 搞笑 難過 高興 路過
【字體: 】【收藏】【打印文章】【查看評論

相關文章

    沒有相關內容

簡 介 | 廣告服務 | 聯系我們 | 招聘信息 | 網站律師 | 會員注冊 | 網站糾錯

白銀新聞網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 不得復制或建立鏡像

白銀日報社承擔本網站所有經營業務、內容更新和技術維護

本網舉報電話:0943-8305617 舉報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
中國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自律公約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(2808257)|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(甘新辦6201009)| 備案序號:隴ICP備08100227號

甘公網安備 62040202000172號

Copyright ? 2006-2019 Corporation, All Rights Reserved

版權所有:白銀日報·新聞中心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

{转码主词}
天天乐棋牌手机版下载 哪些捕鱼游戏可以赚钱_百度经验 白沙娱乐场 东京热百度云盘n 波克城市波克棋牌 极速赛车大小在线计划 湖北11选5选号技巧 重庆时时开奖最快直播 重庆时时单双技巧 卡通农场什么果树赚钱 6码倍投10期方案 转轮777水果拉霸机下载 北京pk10走势图片 大唐娱乐棋牌技巧 日本av女优谁漂亮 大嘴棋牌麻将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