母親的夢想

? ? 母親年已七十了,一生勞苦的她,身體多處病痛。這不,這幾天因病住院了。住院期間,很多親友來探望不說,母親的電話也此起彼伏地響個不停,一會兒是蘭大的媳婦打來的,一會兒是內蒙古工作的孫子,一會兒是青島上學的外孫女……

都是問候,安慰的電話。
同病房的兩位老人,眼熱之極,問母親,關心您的人咋這么多?兒孫后代都還有很好的學業和工作,真是有福人啊!
母親聽了,笑得合不攏嘴:“我這一輩子,不圖富貴,不圖吃穿,就喜歡個供子讀書,老輩人不說了嗎,‘家有良田萬頃,不如一子在書房’。我小時候家里窮,念不起書,是個睜眼瞎,我就死命地供我的兒女們讀書。一輩要比一輩強呢,是不?孩子們都還爭氣,一個個憑讀書走出去了,小日子還行吧。”
“啥叫小日子還行?”來探望母親的六嬸對兩個病友說,“你們不知道,我這老嫂子最會謙虛了,我們妯娌中,就她的幾個娃書讀得最好,全考出去了不說,她的孫子們這幾年又開始往外飛了,去年,她大孫子考上了大學,今年,人家外孫子、家孫子,一下子考了三個,兩個還是重點大學呢!我們都羨慕嫉妒得不得了,我們這家族就她們家扎窩成堆地往外出人才呢!你們不知道啊,我這老嫂子供兒孫讀書,下狠勁呢!”
啊!那兩個病友驚嘆道,怪不得這么多問候看望的人呢,原來是有功之人啊!
六嬸的話,勾起了我久違的回憶……
二十世紀八十年代初,我上小學沒有書包,母親用各色各樣的碎布對在一起,手工縫了一個花布書包,我背到三年級后,大弟又繼續背,母親用舊衣服又給我改做了一個稍大一些的書包,我一直背到上初中。
八十年代中期,我到縣城上初中后,每周交完米面和菜票,母親另外給我五毛錢做生活費,從不間斷。有一周因為考試,我沒回家,母親步行二十多里路,給我送來了一周的伙食和五毛錢,然后又緊趕慢趕回去了。后來,父親告訴我,母親為了省三毛錢車費,來回走了五十多里路,走的腿疼,腳疼了好多天。
中學六年,擔心長身體的我們在學校灶上吃不飽,每一周,母親都要為我們姐弟三人烙大餅,我們當地人叫“鍋盔”。每人六七個,二十多個厚厚地疊在一起成一骨碌,裝一大袋子。每次背上走學校時,路上碰到村里人,總會有人說,“這家幾個娃,半大小子,吃死老子。這么一骨碌、一骨碌地背糧,法碼得很!”
現在想起來,母親最辛勞,最艱難的日子,就是供我們上學的那十幾年,洗衣、做飯、烙鍋盔,下田地、養雞、喂豬、搞家務……片刻不得清閑。
記得后來很多次問過母親,那段日子苦不苦?母親都說,不苦,你們聽話,好好學習,我心里有希望,渾身是勁呢!
母親沒念過書,不懂太多大道理,但敬字惜紙,仰慕讀書人。見到有字的紙,從不會踩踏或像別人一樣用作手紙,而是小心撿拾起來,理平,壓在匣子下。積攢到一定量了,下雨天空閑時,就和我們一起整理。
是書頁,她就用針線訂在一起,讓我們當“書”讀。在那書籍匱乏的年代,我們就是受了這樣片片扇扇殘缺不全的“書籍”的營養,才對課外書產生了濃厚的興趣。因為總想知道那些有時好看,有時迷惑的一兩頁“書”后面的東西,就各種猜測想象,反復咀嚼,浮想聯翩……
是寫過字的本子片紙,鉛筆寫的,就讓我們擦掉,鋼筆寫的,就用背面,統一理整齊,還是她用針線縫訂起來,讓我們當草稿本。這種積少成多,廢物利用的好習慣,在那窮得叮當響的年代,還真解決了不少問題。別的孩子都沒有“草稿本”概念的時候,我們卻感覺很“富有”,“草稿本”沒有缺過。雖然那“草稿本”花花綠綠,顏色不一,甚至參差不齊,但卻被母親理壓得平平展展,寫字演算無礙。
母親一心盼望我們讀書有出息,以致兒孫后輩的名字里都有個“文”字,如文慧、文心、復文、興文等,可見她對我們的期望有多大。當我們都因受了高等教育跳出農門,有了一份安定的職業后,在我們當嫁當娶的適婚年齡,母親又頗有見識地說出了她對我們找對象的要求:“要找耕讀人家的讀書人,讀過幾年書,總會明點事理,山上水,地下渠,廊檐水照窩窩滴,總不會錯大茬!”
也不知是受她影響,我們自然不自然地照她這標準去做了,還是緣分真的天定。我們姐弟幾人,真的都找了耕讀人家的讀書人,兩個弟弟的丈人家,還都是當地轟動一時的狀元之家,不但家里邊的孩子全都讀書考研考博了,兩家還各有孩子考取了公費出國留學……
當村里人說母親打著燈籠都難找到這么“門當戶對”的兒女親家時,母親竟然淡淡地說了句令我們所有人都感到吃驚的話語:
“不用打燈籠找,讓娃們念書有出息了,身上就會帶著味兒,循著味,兩個人就找到了!”
“啊?還有味,那是什么味呢?”叔伯嬸子們打趣地問。
“書的味道唄。”母親并不怯氣。
母親不會說書香味,氣質味,但聽長輩人說過“古經”的她,記性特別的好,她記得最牢的一句話是:“男兒欲遂平生志,六經勤向窗前讀。”當年,她經常給上學的我們說這句話。
有一回我問母親這句話是什么意思,沒上過學、不識字的母親竟然無師自通地告訴我說:“你想要實現志向,就要在窗邊好好讀書!”
“為什么要在窗邊好好讀,其他地方好好讀,不行嗎?”當時懵懂的我不依不饒地追問。“窗邊亮豁啊,天黑得遲,能多讀一會。”我記住了母親的話,上學時就總愛坐靠窗的座位。為的就是“亮豁”和“多讀一會”。
成家后,多次問過母親,一生最大的夢想是什么?每一次她都說,讓我的兒孫們有書讀,受教育,有安穩的干頭,不再像我一樣當睜眼瞎,這就是我最大的夢想。
也問過她這輩子最大的幸福是什么?她總是高興地笑著說,哎呀,那當然是看著我的兒孫后代一大群,全國各地,上學得上學,工作得工作,子子孫孫都是讀書人!而且看現在這好光景,子孫后輩讀書還要讀出個樣子來,要有作為呢!你們個個有本事,別人就會說,哎呀,這老太太不識字,傳下的一窩子還都挺行!哈哈,這就是我最大的幸福!
如此看來,新中國成立七十年,社會發展七十年,母親勞苦幾十年,從自己的大字不識,到兒女俱有學成,孫子們正大展宏圖,她的夢想已經實現了!她的幸福正在靠近她,而且越來越真實……
愿母親健康長壽,暢享她夢想實現帶來的無邊幸福!

感動 同情 無聊 憤怒 搞笑 難過 高興 路過
【字體: 】【收藏】【打印文章】【查看評論

相關文章

    沒有相關內容

簡 介 | 廣告服務 | 聯系我們 | 招聘信息 | 網站律師 | 會員注冊 | 網站糾錯

白銀新聞網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 不得復制或建立鏡像

白銀日報社承擔本網站所有經營業務、內容更新和技術維護

本網舉報電話:0943-8305617 舉報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
中國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自律公約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(2808257)|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(甘新辦6201009)| 備案序號:隴ICP備08100227號

甘公網安備 62040202000172號

Copyright ? 2006-2019 Corporation, All Rights Reserved

版權所有:白銀日報·新聞中心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

{转码主词}
pk10稳赢计划qq群 棋牌现金二八杠官网 金牛游戏大厅 造价预算公司怎么赚钱的 排球直播 网上赚钱 - 百度 手机斗牛看牌抢庄技巧 黑龙江十一选五 快速时时开奖记录 青海快三开奖走势图29 万人炸金花官方下载 快播里的日本av 零点棋牌的覆灭 时时彩三星组选包胆 超级街头篮球单机 极速pk10在线计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