會邑王泰先生辦學記

? ??同治年間,回亂肆虐,陜甘兩省,赤地千里,饑饉薦臻,千里無炊煙之氣,萬里無周全之村。直到同治十四年,歷經十數年的回亂終于被左宗棠肅清,在會寧縣北六十里,祖厲河西岸,錦雞灣山下,四處逃難的幸存者陸續回到家鄉,面對著“白骨露于野,千里無雞鳴”的悲慘景象,堅韌善良的人們默默守護著腳下這片傷痕累累的土地,任憑風沙彌漫,旱魔肆虐,他們忍受著天災人禍帶來的傷痛,耕田力農,艱難度日。


  這年春天,朝廷恢復甘肅歲課兩試,鄉人都忙于謀食糊口,只有一人,他在勉強度日之余手不釋卷。這次經歷生死巨變、顛破流離后,讓他更加堅定要純風正德,就得讓子弟鄉鄰一心向學,退可淳化風俗,進可建功立業。一日,他立在灣口祖厲河邊,看著河水一路或急或慢、潺潺向北而去,絲綢之路從縣城逶迤而來,向甘溝驛而去,經北渡黃河,直通河西走廊。眼前的天地沉默不語,在日漸消失中等待和孕生新的希望。

  青年男子叫王泰,字安舒,兄弟四人,二哥和四弟在兵荒馬亂中早亡,家里現在只有大哥鐵堂和他操持家業。回家后,他把自己的想法和大哥說了,大哥沉默不語,半天抬起頭說:“家里的事你盡管放心,就這幾畝薄田,我和你嫂嫂忙得過來,你只要能學成歸來,造福桑梓子弟,就不枉我的苦心了。”

  第二天,王泰背上妻子收拾好的褡褳,跪在父親畫像前,磕完頭,回頭望了一眼破敗不堪的窯洞墻上被煙熏黃的中堂,默默念著那兩行模糊的對子:“一等人忠臣孝子,兩件事讀書耕田。”遂告別家人,去了縣學。

  千百年來,尊師崇文的文化傳統在會寧大地厚植深耕,綿延不絕,激勵著一代代會寧子弟刻苦求學,砥礪奮進。入了邑庠,王泰成為最勤苦的學生,很快他的學問造詣,名聞鄉里,兩年后,他考上了廩生。

  清代,考秀才要經過縣試、府試和院試三個階段。院試是每三年舉行兩次,由皇帝任命的學政到各地主考。通過院試的童生都被稱為生員,有邑庠生和府庠生之分,俗稱秀才,算是有了功名,進入士大夫階層,有免除差徭、見知縣不跪、不能隨便用刑等特權。秀才分三等,成績最好的稱“廩生”,由公家按月發給糧食;其次稱“增生”,不供給糧食,“廩生”和“增生”是有一定名額的;三是“附生”,即才入學的生員。生員經科試合格后才能取得參加鄉試的資格。如果院試不通過,只能算童生身份。

  王泰考上了“欽加六品職銜儒學廩膳生員”,成為享受縣府津貼的秀才里的優等生,六品縣學教官。縣學留他做教官,他婉拒了,他看到長期戰亂后鄉里的人心渙散,子侄友親都家境貧困,無力成送孩子上縣學就讀,于是決定憑己之長,在錦雞灣山下創辦私塾,廣收學童,授讀其中。

  于是,錦雞灣從此書聲瑯瑯,王先生朝夕不倦。他教子弟,根據孩子的性情,耳提面命,因材施教。

  夏日炎炎,先生布置給學生同福背誦還沒背下來,從早晨到中午,先生耐心講解釋義,引導他斷句背誦,兒子克貞端來午飯,他擺擺手,放到桌案上,直到同福熟練背誦下來,他才想起吃飯,回頭一看,碗是空空的,飯早被饞嘴的貓都吃盡了。隆冬嚴寒,學生中距手凍得寫不好字,先生把中距的小手捂在自己手里,暖一會讓他寫一會,立在他身旁一筆一劃指導他寫好字,等把一篇文章寫好,先生竟凍得雙腳麻木,不能行走。先生謝絕一切冠婚喪祭之事,全托大哥鐵堂應付,鄉鄰都知道先生一心教書育人,都很敬重先生。數年之后,童生和獻璧、郭青嵐等十余人都進了生員,在兵荒馬亂的年代,會寧南北數十里的私塾很少,這里的孩童尚知讀書的可貴,全賴先生的教諭!

  先生辦學二十余年,名聲遠播,縣北方圓二十里的英年后生七十多人都受教于先生,弟子們除了學知識、學文化,還要跟隨先生學做事、做人。先生為人威嚴中正,待人篤厚赤誠,以桃李滿門為榮光,以造福桑梓、匡正民風為己任。

  光緒二十六年三月,柳絮零落,春雨凄凄,天意弄人,先生走完了他58載春秋,離開了他深愛的鄉土和私塾。十年樹木,百年樹人,先生的功德,在于傳承先人智慧和思想的精神,在于教育學生學習和為人處世之道的精神,那些根植在學生心中的印象,就像綿延不斷的祖厲河水,滋養著這片貧瘠的土地上的靈魂,就像那曲折蜿蜒的絲綢古道,承載著文化和理想的遠方,激勵著會寧兒女走向世界。先生用他勵志勤苦的一生給學生和鄉鄰留下永恒的記憶。

  先生的離去,傳到遍布各地的門生耳中,宣統元年,為感念師恩、彰顯教績,眾學生籌資捐款為先生樹立感恩之碑、推崇之碑、精神之碑。學生們從千里之外的陜西用架子車拉來石料,學生廣西思茅巡檢和獻璧撰文,直隸州州判郭青嵐書丹,寄托弟子們對恩師的膜拜和肯定,對恩師的感念和推崇。德教碑立于私塾舊址。碑曰:

  先生諱泰,字安舒。三晉舊族也,明時始徙甘,家于會邑之北鄉二十里鋪,繼又遷于六十里之錦雞灣山,曾祖朝鏡,祖登記,父維哲。世以耕讀為業,先生胞兄弟四:長兄鐵堂公,今年已七十而精神矍鑠,不減少壯,仲兄靜及季弟鑒均早卒。

  先生持品嚴正,賦性誠篤,成童時即勵志勤苦,識者目為遠大器,甫弱冠,遭回匪之亂,流離顛沛中,其心未嘗一日不向學也!至同治建元之十二年,關隴肅清,我甘始舉行歲科兩試,先生遂入邑庠。當是時,大亂甫平,逆氛初定,鄉民皆以兵燹余生,耕田力農,謀食糊口之不暇遑計其他,而先生獨設立學塾,率子侄及友親之蒙童授讀其中,自光緒以來,吾鄉之知有讀書識字,蓋自此始矣。嗣后聞風興起,相率而就學者增至七十人。而先生善誘循循,朝夕不倦,各視其性情所近,耳提面命,期于有成。未幾,游泮水食廩餼者接踵其門,蕞爾鄉曲,詩書禮儀之風幾于比戶可封,而邑北之士習民俗竟以此鄉為冠。

  嗚呼!教澤之涵濡久而之轉移大矣,微先生之功,曷克臻此,然其苦心孤詣,竭力教導,亦非尋常為人師者所能及也。嘗憶先生在學訓讀時,一學徒書未成,誦難長,夏自朝至午,不遑退食;一學徒課未授完,雖隆冬嚴寒交迫,席不暇暖。且自以其有師資之責,凡冠婚喪祭,一切世俗酬應之煩,俱謝絕不予,于是鄉人之于先生也益加鄭重矣。至家務,鐵堂公獨立經營,亦不肯稍分其責任,俾擾其心思,如是者二十余年,而吾鄉之英年后進,其受賜為何如也!

  先生卒于光緒二十六年,春秋五十有八,子二,長克貞邑增生,次克敏,出嗣弟鑑,孫仁寶丙成俱幼,今先生赴玉樓之詔已九年矣,及門同人,思慕德教之不忘也,遂集貲鐫石,命璧為文以記之,竊思先生之德,豈璧之淺陋所能道其仿佛,然忝列門墻,義不容諉,因略敘數言,以慰諸同學之向往,云是為記。


感動 同情 無聊 憤怒 搞笑 難過 高興 路過
【字體: 】【收藏】【打印文章】【查看評論

相關文章

    沒有相關內容

簡 介 | 廣告服務 | 聯系我們 | 招聘信息 | 網站律師 | 會員注冊 | 網站糾錯

白銀新聞網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 不得復制或建立鏡像

白銀日報社承擔本網站所有經營業務、內容更新和技術維護

本網舉報電話:0943-8305617 舉報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
中國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自律公約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(2808257)|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(甘新辦6201009)| 備案序號:隴ICP備08100227號

甘公網安備 62040202000172號

Copyright ? 2006-2019 Corporation, All Rights Reserved

版權所有:白銀日報·新聞中心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

{转码主词}
安卓市场晓游棋牌 酒店陪酒女什么性质 什么平台洗稿赚钱多 抢庄牛牛怎么玩 山东十一选五人工计划 二八杠有哪些作弊法 新11选5是哪个省的 出租朋友圈赚钱APP 银河棋牌app下载 三公棋牌游戏下载 潮州找酒店小姐服务 康熙来了日本av 现在学建筑赚钱吗 日本av片剧情介绍 有些人用手机刷广告赚钱 福建11选5走势图一定牛手机版